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初夜开苞网红主播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强奸迷奸老汉推车名模空姐自慰喷水角色扮演极品女神制服诱惑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两男一女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成人玩具多人群P抽插特写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医生护士69互舔奸夫淫妇推油乳交调教情趣内衣足交恋足写真长腿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诱奸姐妹花

       秋雨绵绵,有些阴冷,这注定是一个不寻常的日子
 
  我开着车,车内打着暖风,显得很温馨。
 
  车后面坐着两个十八岁的女孩,是一对双胞胎姐妹,焦急地看着雾气朦胧的山路,满面愁容。
 
  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只听到车颠簸在坑洼不平路上。
 
  两个女孩是老杨的女儿,大的叫杨兰,小的叫杨红,是本县高 三的学生。
 
  都长得细皮嫩肉,五官端正,圆圆的脸上透露着即成熟又稚嫩,红红的嘴唇,洁白的牙齿,看着是那么的迷人。
 
  老杨的妻子病了,高烧不退,被病魔折磨的胡说八道,总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一会说已故的爸爸来了,一会又说自己是魔王附体。
 
  老杨一向迷信,认为这是被鬼迷住了,也不去医院,非要找先生驱魔。
 
  于是,求我开车到黄家凹,请当地着名的黄大仙。
 
  经过一路颠簸,车终于到了黄家凹。
 
  拐过几个弯,就到了黄大仙家门口。
 
  黄大仙的家和普通庄稼院一样,有一个很大的院套,整齐的红砖铺的路面,被雨水冲洗的干干净净,从院子门口一直通向房门。
 
  平时,门庭若市的院子,因这场秋雨冷清了很多,只有两三个人在外面等着。
 
  「到了,就是这家。」我把车停在大门口,直接能看到房子的窗户,才回头对姐俩说。
 
  姐俩答应一声下了车,朝院子里走去。
 
  姐俩穿的永远是一样的,杏黄色的鸭绒服,洗的发白的牛仔裤,脚上白色休闲运动鞋,都是长发披肩,在绵绵秋雨中飘逸着。
 
  我看着两个苗条的身段,包裹在衣服里的圆圆屁股,情不自禁的咽着口水,下面的鸡巴开始不听话的在裤子里坚硬。
 
  老杨是我最好的朋友,这两个女孩是在我看着长大,从小经常在我怀里玩耍。
 
  当时我没有什么邪念,还把她俩当成了自己的女儿。
 
  可在孩子十七八岁的时候,她们不但长高了,并且发育良好,胸前凸起,屁股也大了,很有女人的味道。
 
  我的心开始活动了,总是偷看。
 
  当时,我已经离婚,正是需要女人时候,并且又回复到手淫阶段。
 
  大家都知道,手淫都是要幻想的,而我幻想的对象就是她俩。
 
  随着时间的推移,姐俩长的更加成熟,并且更加漂亮。
 
  我的手淫更加频繁,有增无减,竟然达到欲罢不能的境界。
 
  终于看到姐俩走进屋子里,我才从车里下来,打着一把伞,站在车门边,这是个最显眼的地方,屋子里顺着窗户正好能看到我。
 
  昨天傍晚,老杨求我今天开车跑一趟,让他两个女儿来请黄大仙驱邪。
 
  我立即计上心来,趁着夜色来到了黄家凹,找到了黄大仙。
 
  我告诉他明天有两个女孩来请他,求他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的说。
 
  起初,黄大仙坚决地摇着头,后来看到我放在桌子的钱,才眼冒绿光,说:「好吧,钱我收下了,照你说的办,事成与不成和我没有关系。」我虽然站在外面,但屋里的对话我已经知道大概了。
 
  姐俩刚进屋,黄大仙一定能说出她们名字、家庭人员,当然还有母亲有病的事。
 
  这些都是我告诉的。
 
  姐俩一定深信不疑。
 
  接下来黄大仙会说她的妈妈的病,是什么妖魔缠身,吓得姐俩六神无主,请黄大仙前去驱魔。
 
  然后,黄大仙就会按着我的话说一番,说出自己不能驱邪的理由,然后辞别姐俩。
 
  这是我的一条妙计,专等着姐俩钻入圈套。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姐俩终于走了出来,并没有着急回到车上,而是站在门口商议着什么,不时的还张望着我。
 
  我知道,两个人正在商议着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我心中暗喜,知道计划已经成功一半了。
 
  最后,姐俩好像是下定什么决心,眼中流露出毅然决然的样子,挪动着袅袅身姿朝我的车走来,四只眼睛紧紧的看着我。
 
  「怎么,请不动大仙吗?」我明知故问。
 
  暗想:你俩如果真的把黄大仙请出来,我的戏就没了。
 
  「不,大仙教会我们如何驱魔了。」杨红说完,拉开车门「叔叔,走吧。」姐俩表情很庄重,一丝笑容也没有,分左右上了车,仍然坐在后面。
 
  「哦。」我也上车,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发动车,车身徐徐向前移动。
 
  「难怪大家都叫他是大仙,算的真准。
 
  叔叔,我们刚进屋,他就能叫出我俩的名字,还算出我妈有病,真神了。」杨兰在车后面赞不绝口。
 
  「哼,瞎猫碰上死耗子,蒙的吧?」我装作不屑一顾的样子,说。
 
  「不是的叔叔,人家看到你在大门口站着,还把你的名字说出来了呢。」杨红争辩着,证明杨兰不是在说谎。
 
  「啊,这么神啊!」我故作惊讶,其实心里暗笑,这些都是我昨晚告诉他的,还能算不准?
 
  「真的,太神了。」姐俩已经对黄大仙的法术深信不疑了。
 
  「他没说怎么驱魔吗?」我问。
 
  「说了……」老半天杨兰说,可说到一半,让杨红拦住了。
 
  车开出黄家凹,在山路上继续颠簸着。
 
  这时,雨越下越大,我把雨刷器打到二档,刚把玻璃刷干净,又落上雨滴,一会清楚,一会朦胧。
 
  「叔叔,想问你一个问题。」杨兰把身子趴在我靠背上问。
 
  「什么?」我头也不回,继续看着崎岖不平的山路。
 
  「你离婚这么多年,怎么不给我找一个婶子呢?」杨兰好像是开玩笑的问。
 
  「是啊,我小弟也缺母爱。」杨红添油加醋,好像是很关心我。
 
  「傻孩子,有些事情你们不懂。
 
  叔叔现在正要办一件大事,如果给你们找了婶子,我的事就办不成了。」这话正是我计策中的一部分,必须要有这个经过。
 
  「我知道你正在修炼仙道,对不?」杨红嘴快。
 
  但这已是我预料之中,她一定会这样问的。
 
  「啊?」我故作惊慌「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我可没对任何人说过。」我瞪大眼睛,回头看了一眼俊俏的姐俩。
 
  「黄大仙算出来的。」姐俩异口同声的说。
 
  此时我满脸的愤怒,骂了几句黄大仙,然后说:「都是仙道之人,何必要暴露我,真不讲规矩。」然后神秘的对姐俩说:「这事不要张扬出去,如果外人知道了,叔叔就前功尽弃了。」「我们不会说出去的。」姐俩还是异口同声,语音里显出了兴奋。
 
  车子继续向前走,因为道路很泥泞,车子很艰难。
 
  此时,姐俩不再说话。
 
  我从反光镜里看到,姐俩相互使着眼色,好像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在那决定是谁先说。
 
  我假装什么都没看到,仍然专心的开着车,若无其事的把音响打开,是凤凰传奇的歌曲。
 
  「叔叔,你和我爸是好朋友吧?」杨兰好像费了好大的力气才问出这句话。
 
  「当然了,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我笑着回答。
 
  「那就是说,我爸爸有什么事,叔叔你肯定能帮忙了?」杨红借着梯子上墙的问。
 
  「当然了,叔叔只有你爸爸这一个知心朋友,要我做什么,叔叔都会肝脑涂地的。」我故意把话说的很绝。
 
  「一会到你家。」杨红说,好像命令一样。
 
  「到我家干什么?」我问。
 
  「黄大仙说你家有神符,让我们去取。」杨兰说。
 
  「胡说八道,我家哪有什么神符?」我说。
 
  「叔叔走吧,到你家你就知道了。」杨兰还要说话,但被杨红抢先说了,然后给杨兰使了个眼色,杨兰马上把嘴闭上。
 
  「好吧。」车已经进了县城,我把车一拐,直接奔我家驶去:「到了我家,有什么神符尽管拿,只要能救你妈妈,就是要叔叔的命都行。」这时,车已经开到我家的楼下。
 
  「真的吗叔叔?」杨兰问。
 
  「到时候,叔叔你可别舍不得啊。」杨红跟上一句,开门下了车。
 
  「好啊,上楼。」我把车门锁好,在前面走着,姐俩在后面跟着。
 
  「叔叔,你发誓,我们到你家取什么都行。」看来杨兰还是有些不放心。
 
  「你爸是我最好的朋友,到我家拿什么不行?还非要发誓?」我漫不经心的拿出钥匙开门。
 
  「不,叔叔,非要你发誓。」杨红拦住我,说。
 
  「好,好,叔叔发誓,今天如果你俩拿不走神符,我就天打五雷轰。」说完,我推开杨红那嫩嫩的小手打开门,走了进去,姐俩也跟了进来。
 
  我往屋子中间一站,故意掐着腰,装作若无其事的说:「要拿什么,自己去拿吧。」「叔叔。」突然姐俩双双跪倒在地,异口同声的叫着我,美丽的大眼睛期盼的看着我,眼圈都有些发红,眼泪直打转,马上就要流出来。